2020福岡國際馬拉松(賽事篇)

賽前一週的飲食,大多在超市或是超商選購後,再帶回飯店房間調配,也會選購優格、優酪乳做副食搭配。因近期研究腸胃道菌種的豐富性,除了影響身體健康與情緒,也會影響運動的表現。

賽前一週大家最熟悉的就是減量訓練,而我最常問被問到的問題,就是肝醣超捕法。當我又被問 #肝醣超補法 ,通常我都是Google後丟連結給對方,因為網路上就有很多文章可查詢,當然我還是會先選擇過。

但是,這次被問到一個很有趣的問題,就是【怎麼知道肝醣有沒有消耗?又怎麼知道有沒有補充了?】

比賽在際,也不可能抽一塊肌肉來看看,但依我個人經驗,還是有些表徵可以參考:

1、飢餓感增加,很想吃碳水化合物🍚🍜

2、訓練時感到些微疲勞感。

3、思考變清晰。

4、體重變輕。

以上是前三天,而最後三天肝醣超補有沒有成功,通常表徵是體重增加 1 公斤左右,因為肝醣會攜帶水分(1:3),所以造成體重增加的表象。BUT❗️我也常反思,就算肝醣補到滿,也只能撐90~120分鐘,途中還是要一直吃能量包補給。

而剛好 2021 年 1 月號的 #ランナーズ 雜誌有訪問到,2012年倫敦奧運日本馬拉松代表選手 #藤原新 ,內容大概是提到馬拉松30公里後肝醣耗竭,會開始使用脂肪當能源轉換成ATP,所以過去他當選手時期(藤原新 現為日本鈴木公司長跑男子主教練:スズキ浜松AC ),會在賽前會補充MCT中性脂肪酸(中鏈三酸甘油脂),MCT在椰子油中含量高,看到這大家應該會聯想到防彈咖啡了😆 但我還是沒嘗試過,因為基於個人怪癖傾向,如果咖啡裡加了其他東西,就會變成飲料而不是咖啡了☕️

莫忘初衷coffee

當然這樣添加 MCT 油脂的補給方式,平時訓練就要開始使用,還要加上大量長距離跑的訓練,消耗肝醣讓身體習慣使用脂肪,增加脂肪轉換的速度。所以,如果你是佛系跑者,還是乖乖嗑能量包吧🤣

以上都是我的經驗分享,參考參考就好。因為重點在於,跑馬拉松到頭來還是自己的事,你沒嘗試沒人會幫你嚐。

用GOOGLE翻譯閱讀日本雜誌

第74屆福岡國際馬拉松,自 1947年開始以來舉辦至今。曾經在 60~70年代被稱為世界最速賽道的福岡國際馬拉松,在 1967年為人類第一次突破馬拉松 2小時10分,並有兩次世界紀錄在此誕生,宛如21世紀的柏林馬拉松。

今年 10月3日 福岡國際馬拉松,被世界田徑總會列入 世界田徑遺產,成為日本第六件世界田徑遺產。早在大額獎金賽事與世界馬拉松錦標賽出現前,1966年由JAAF(日本陸上聯盟)提議在兩屆奧運期間,加入舉辦世界馬拉松錦標賽。而這項提議卻沒有被世界田徑總會接受,但也成功將福岡馬拉松改名為現在的:福岡國際馬拉松錦標賽(Fukuoka International open Marathon Championships;福岡国際マラソン選手権大会)。

資料來源:Worldathletics

Covid19 疫情的關係,此次參賽限人數制 100 名以內(參賽標準2小時25分內)。而WA(世界田徑總會)規定要求選手參賽服裝的 Logo 尺寸與跑鞋高度,對於競技選手的要求相當嚴格,並做上記號賽前不可移除。這次也特別分流管理,起點為8人一排,所以我會在第五排位置。本次參賽人數 92 位,國內招待選手欠場 2 位,Pacemakers有 5 位在日職業隊肯亞選手。

賽前沒有檢查外套,熱身時裁判才開始四處鬼抓人的貼 LOGO 😅😅😅

賽事中最年輕為22歲,37歲共有4位。一位40歲(靜岡)在2020東京馬拉松跑出 02:18:56 而報名參賽,39歲共兩位2位,其中之一為蒙古國馬拉松紀錄保持者 Ser-Od Bat-Ochir,代表日本NTN職業隊出賽,馬拉松最佳成績 02:08:50。

這次賽會冠軍由 23 歲的社會新鮮人 吉田祐也,跑出 02:07:05 的個人新紀錄,將腳印留在了福岡的博多車站。有興趣瞭解可以參考2013年我寫的這篇文章:旅遊書上沒有的跑者魂之旅:福岡 博多車站 ( 馬拉松界的星光大道 )

賽會最年長選手40歲的 曽宮 道 以 02:17:07 完賽,我只繳出 02:18:17 的成績,第32名完賽。兩次參賽事隔七年,都沒有突破 30名 。

影片中10分24秒就是本次賽會最高齡跑者,而我在11分33秒。

賽事依照慣例,午間十二點十分鳴槍,賽前有人問我為什麼在中午吃飯時間起跑?因為身體生理時鐘的關係,太早起跑不利於身體最佳表現,加上日本馬拉松賽季天氣也較為寒冷,所以在日本以追求成績為主軸的賽事,大多落在在上午九點至十二點之間開賽,這區間也適合觀眾到賽道旁加油。但這次大會,特別在官網上請民眾自肅不要到場邊加油,而全程馬路旁還是站滿了觀眾。

我在8分12秒處,但大家可以看看兩旁的觀眾數量。

熱身時我覺得狀況極佳,動態伸展肌肉延長性良好,也相當有富有彈性,開賽前四趟一百公尺加速跑顯示出我迫不及待。起跑時氣溫大約14度,紫外線有強感到有點曬,但風吹來相當涼爽,第一公里我以 3分02秒 通過。

大會提供的溫濕度、風速資料。
Fukuoka Marathon 2020 – Full Race

首先要在田徑場中,跑三圈半才跑出田徑場。開賽我便控制我的速度,因為通常很容易被集團帶快速度,我的目標是 3分10秒/km,第一公里果然又快了八秒。我漸漸的往後退,不知道落到第幾個集團,但配速剛好是我要的3分10秒/km。

第一個水站5.5公里處,集團內人多,大家開始卡位要進水站取水,但配速已經下降到3分12秒。集團內我的號碼排名最高 (依照報名成績排名),我心裡打著算盤,如果我不脫出集團跑3分10秒/km,集團可能只會越來越慢。

10公里通過 31分45秒,第二個五公里 15分51秒,還在計畫合格範圍內,而由於可能太過於注意每公里配速,反而無法進入心流的狀態,身體節奏沒有想像中的流暢,隨後便開始些微掉速。第三個五公里 15分56秒,比預計五公里配速慢了六秒。我想拉回配速,越想加快身體越顯得僵硬,我盡力維持在身體流暢的狀態下,並尋求空檔找機會再次躲進集團中保留體力。

影片3分50秒處,看了影片才知道我後面跟這麼多人 XD

半程通過時間 01:07:17,因去年12月廣州馬拉松我前半程跑出 01:06:32,這次半程慢了45秒,再加上我的配速下降,心情開始動搖了起來。集團逐漸散開,看著其他小集團飛出漸離漸遠,側腹痛的老毛病又要開始發作,我知道剩下的路程,就是我自己跟自己的比賽了。

已經記不清是30公里還是35公里,配速下降到 3分29秒/km,大腦混亂的場面有如連假的賞花人潮。我對自己感到相當失望,今年夏天移地訓練八週,又提前 16 天來到福岡,東湊西找地麻煩別人時間幫我處理,現在只能來這裡掉速,心裡越來越著急的發火。但身為大齡選手的好處就是,負向情緒來臨時能夠自我察覺,我開始將注意力轉向呼吸調整,雖然提高自己奧運積分排名已經無望,但我還是想通過這等待已久的終點線。

面壁罰站 吾身三省

挑戰2021東京奧運田徑馬拉松項目有兩種方式:

1、成績達標。

2、積分排名前80名。(一國三位計算)

男子成績達標為 2:11:30、女子 2:29:30,這也正是 森林跑站 贊助選手 曹純玉 Chun-Yu Tsao 成立 22930小隊由來,準備在台北馬一舉拿下成績達標。而積分排名為一國三人計算,目前第80名為1126分,我目前1067分、排名 122名 。(WA每週更動積分排名,所以排名會浮動,本文章數據為2020/12/08止)

積分是以兩場最佳成績的平均換算,所以我在福岡馬跑出 02:18:17(賽事排名32位)的成績沒有進步,比較去年 9月柏林馬 02:17:10、12月廣州馬 02:15:02 ,並不會被列入平均計算。

100名都無法突破,實在很難參加奧運啊!

賽後友人安慰我說【今天是因疫情影響的年度第一場賽事,218 成績算是當暖機。】,但我認為,身為 23 年的競技型跑者,沒有理由把賽事當成暖機使用的理由,不論是對自己,還是對於一場 74 年歷史並擁有 ”世界田徑遺產” 頭銜的賽事來說,都是相當不尊重與不負責的。

自己沒有跑出當日身體最佳狀態,在壓力下沒有適當緩解造成過度覺醒,領跑配速穩定性不佳自亂陣腳。這些問題都是將來要檢討的方向,或許一句 暖機 可以像酒精般麻痺自我忘卻失誤的痛苦,但人類之所以可以進步,不就是因為痛苦嗎?

Buy a cup of coffee☕️

發表者:張嘉哲 Chang Chia Che OLY

21502

2020福岡國際馬拉松(賽事篇) 有 “ 2 則迴響 ”

發表迴響

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